尼克斯vs掘金 www.sumevo.net 又是不想妥协直接睡去的一晚,连续的工作,连续的发现那些重呼呼的小心思,突然觉得那些厌世和隐居的人大概也是和我一样讨厌这种面子上的和谐。琐碎的事情通通交给我,不懂的事情笑着来问我,工作上稍微有点分量的却防备我,稍有疏忽就拿我做借口顶缸。以为一个团队应该是像战友那样一起奔着一个目标努力,原来我还是那么幼稚。

爸爸说一起扛过枪顶过雷的才是战友,同事只是利益团体,没有冲突所以和谐。搞笑的是她一个领导需要提防我什么,好几趟业务线都在跟,无非就这一投放的工作我比她有经验一点也有限,觉得有点滑稽,然后我又知道了一句话:不提防下属的领导不是好领导。然而没有什么工作可以远离这些吗,没有那么复杂的生活,害怕逐渐被迫接受这些的自己,没有本事的自己,没有能力和强大的心,没有办法不低头的自己,小时候总想我只要做自己管别人怎么想,却发现原来不是那样的人。世界上最傻的人大概就是追求着不是你的愿望,然后付出很多甚至一切之后才发现,啊,原来这个愿望不是我的。我很努力的去堪破,很努力的去放下,很努力的想自在……

如果一条笔直的路上,再向前害怕疼的人会受伤,无人可解救,那么是选择疼到麻木,还是就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