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斯vs掘金 www.sumevo.net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四名景——少君倾酒,太子悦神。将军折剑,公主自刎。 四大害——黑水沉舟,青灯夜游。白衣祸世,血雨探花。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为你花开满城,为你灯明三千。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世中逢尔,雨中逢花。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喜欢的人,拿我的真心去喂狗也无所谓?!?---花城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愿供灯千盏,照彻长夜,即便飞蛾扑火,也无所畏惧。 但我不愿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低头?!?????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 “我想?;に??!?“我愿永不安息?!?“那我不让他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就好了?!?“那我不让他知道我在?;に秃昧??!?“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我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信徒?!?“我不会忘的?!?“我不会的?!?“信我,殿下?!?/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鬼界有一个习俗。若是一只鬼选定了一个人,便会将自己的骨灰托付到那个人手里?!? 那其实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另一个人手里了,如此情深,该是何等缠绵佳话啊。谢怜饶有兴趣地道:‘原来鬼界还有如此至情至性的习俗?!? 那少年道:‘有,但没几个敢做?!? 谢怜料想也是如此。世上非但有妖魔诱骗人心,也定会有人类欺瞒妖魔,一定会有许多利用和许多背叛。他道:‘若是一片痴心付出,却终至挫骨扬灰,确实令人心痛?!? 那少年却哈哈笑道:‘怕什么?若是我,骨灰送出去,管他是想挫骨扬灰还是撒着玩儿?’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为你,所向披靡。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一手仗剑,一手拈花,意喻“坐拥灭世之力,不失惜花之心"。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家中已有妻室,貌美又贤良,是位金枝玉叶的贵人,我从小就喜欢的。喜欢了很多年,费尽千辛万苦才追上去。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神武道惊鸿一瞥,一念桥逢魔遇仙。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弱水三千只奉一人饮 明灯三千只为一人燃 情丝三千只系一人心 良辰三千只共一人欢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是觉得,人在这世上,不要对任何人太抱希望。不要把其他人想象得太过美好。若是一辈子不相交,远远望着,倒也罢了,但若是相识相知,到某一天,终归会发现这个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到那时候,会很失望的?!?“不一定,别人失望不失望我不关心。但对一些人来说,某人存在于这世上,本身就是希望?!?/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世人皆闻黑水玄鬼因恨而出,却不知血雨探花为爱而生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南风道:“你是太子殿下?!?扶摇道:“你是人间正道,你是世界中心?!?/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神武大街 上元佳节 惊鸿一瞥 百世沦陷

——b站的小天使们

《天官赐?!?/h3>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他心有好风景,再不怕旁人煞风景。借这天边明灯的光芒,一路前行。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人,往上走,成神;往下走,为鬼。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路好不好走,也许我不能决定,但走不走,却只有我能决定。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为你,灯明三千,为你,花开满城,所向披靡。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也有段日子过得不顺心,那时候就常想,如果有人见到我这样在烂泥地里打滚、爬都爬不起来的模样,还能爱着我就好了。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人,我也不敢给别人看?!?/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如果喜欢,最后却分开了,只能说明,也就只是喜欢而已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不知名的鬼魂,背后是随夜长流的三千浮灯,它道:“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虽非什么圣贤,但也知道一心一意。若我不是真心爱一人,断不会与这人有何逾越之举;若是有了,即便我砸锅卖铁收破烂,卖艺街头养家糊口,也不愿让这人受一点委屈。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虽然勇敢,却很愚蠢?!?“虽然愚蠢,却很勇敢?!?/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他曾经是天之骄子,命格极好,锦衣玉食,十七岁便得道飞升。 他如今是三界笑柄,厄运连连,落魄潦倒,八百年来流落人间。 他曾经骄傲非常,放话要拯救苍生。 他如今低阔谦卑,温顺的没了棱角。

《天官赐?!?/h3>


忽然之间,谢怜就眼眶发热,视线模糊了。他道:“抱歉,忘了吧?!? 不知名的鬼魂跃动的火焰更亮了,道:“不会忘的。太子殿下,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谢怜强忍着哽咽道:“……我已经没有信徒了。信我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可能还会带来灾祸。你知道吗?连我的朋友都离开我了?!? 不知名的鬼魂宣誓般地道:“我不会的?!? 谢怜道:“你会的?!? 鬼魂坚持道:“信我,殿下?!? 谢怜道:“我不信?!? 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血雨探花,在你心中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他缓缓的道:“亲眼看见所爱之人被践踏,自己却无能为力。你明白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这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你平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半响,谢怜才道:“第二次飞升?!?/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若是喜欢什么,心里就再容不下别的,永远都会记着。一千遍,一万遍,多少年都不会变。这首诗,便是如此?!?/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一手撑伞,一手牵他。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哥哥这次,是特地来看我的吗?” “不管你是不是来看我的,我都开心?!?/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谢怜的人生准则是:不要勉强人。无论是勉强别人做一件事,还是勉强别人不要做一件事,都是勉强。一件事到底好不好,只有做了才知道。若你勉强一个人做一件事,即便他做了,心中也不会认可;若你勉强一个人不做一件事,即便他没做,他也会一直千方万计惦记着,总有一天会做的。所以,万事,顺其自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花城继续道:“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他救过我的命,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仰望着他。但我更想追上他,为他成为更好更强的人。虽然,他可能都不太记得我,我们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我想?;に??!? 他凝望着谢怜,道:“如果你的梦想,是拯救苍生,那我的梦想,便唯你一人?!? “……” 谢怜凭着记忆,颤声问道:“……可是……那样的话,你会,不得安息的……?” 花城答道:“我愿永不安息?!?/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世上有很多事,你是无能为力的?!?“苍生根本不需要被你拯救,他们不配?!?/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与人相交,看的是投缘不投缘,相性如何,又不是看身份。我若喜欢你,你便是乞丐我也喜欢;我若讨厌你,你就是皇帝我也讨厌。不应该是这样吗?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再让自己多活十年,和让敌人少活十年里,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这就是人的恨意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花城道:“如果你想见我,不管丢出几点,你都能见到我?!?/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我想死” “你想的倒美?!?/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鲜活的终将逝去,唯不曾拥有过生命的长存于世。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上元佳节,神武大街,惊鸿一瞥,百世沦陷。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太子断袖,将军种马,少君女相,公主骑牛。 白衣传销,血雨花呗,黑水欠债,戚容拐卖。

——风师娘娘&黑水盛粥(b站)

《天官赐?!?/h3>


“我发誓,上天入地你再找不到一个比我更有诚意的”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之前少年形态,花城都是歪歪束着长发,此时却是红衣掩映,黑发披散,俊美之中妖气横生。只有右侧结了一缕极细的小辫,以红珊瑚珠坠角,却带了几分俏皮?;ね笫且?,靴链是银,腰带也是银。 腰间悬着一把修长纤细的弯刀,弧度度圆滑诡谲,也是银。刀身修长,人也修长。他虚倚在半开的红纱之旁,抱着手臂,一脸似笑非笑,道:“哥哥,你嬴了我?!?/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割一片肉救一个人,人会感激。但割得越多,人要的也会越来越多。到最后,就算把那人凌迟了割到只剩一具白骨,人也不会满足。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成为某人生存的意义,已经是一件非常沉重的事,遑论什么拯救苍生呢。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如果不知道你活下去有什么意义,那么就姑且把我当做你活下去的意义,把我当做支撑你活下去的支柱吧?!?/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若无所谓畏惧,便无所谓勇敢。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就算是结识了几十年的人,要成陌路也不过在一朝间。想说就说吧。萍水相逢,聚了又散。投缘便聚,不投就散。大家都随意点算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错,他脾气的确很好。但是,我脾气不好,不喜欢别人碰我喜欢的东西。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花似血落,血如花飞,那张脸一如初见的俊美灵动,双眸熠熠生辉?;ǔ腔夯航切蕹さ囊涞妒杖肭手?,沉声道:“殿下,我回来了?!?/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暴雨之中,是谁,为你撑起一把??? 中秋之夜,是谁,为你灯明三千盏

《天官赐?!?/h3>


一个人。只要一个人。 ????真的,只要一个人,就够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殿下。你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哥哥,成亲吧。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谢怜道:“是的。无论是做木工还是做食物,我没见过比你更好的。那位金枝玉叶的贵人,真是几世修来的福缘啊?!? 他说这话时,仿佛在很专心地吃兔,却没听到花城那边的声音了。半晌,才听花城淡声道:“我能遇上他,才是我几世修来的?!?/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魆魆黑山,莽莽野林。远远群山深处,狼群对月长嗥。不知是不是因为方才在山中进行了一场厮杀,冷冷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斯情斯景,诡魅至极。但那少年一手牵他,一手撑伞,缓缓前行,却是无端一派妖艳的风月无边,款款缱绻。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美丽的东西存在于世上,这一点本身就值得感谢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这少年衣衫褴褛,灰头土脸,鼻青脸肿,惨兮兮的,却说着这样有志气的豪言壮语,真令人啼笑皆非,不知作何感想。仿佛是怕自己的声音无法传达到对方耳中,他双手拢在嘴边,冲神台上那幅画大声道:“殿下!你听到了吗!在我心中,你是神!你是唯一的神,是真正的神!你听到了吗?!” 他是如此的声嘶力竭,以至于整座太苍山都为之回响:——你听到了吗!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对一些人来说,某人存在于这世上,本身就是希望。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他凝神道:“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我,很……欣赏三郎,所以,想了解你的一切。所以,我觉得很羡慕,有人在那么早就看到过那样的你,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缘。而缘能续与否,三分看天意,七分凭勇气啊?!?/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花城直视着他的眼睛,道:“我知道,你不会死,也不怕死。但是哪怕你再强,也不要当你自己不会受伤?!? 谢怜愣住了。 花城又道:“不会死不等于不会受伤,更不等于不会疼??吹绞裁雌婀值奈O盏亩?,不要乱碰。先找我,让我来?!?/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世上人脾性和奇遇千千万,古怪并不等同于危险。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三郎,你不如放我下来吧。这样我很碍你事的?!? 三郎却道:‘不碍事。你别下来?!? 谢怜道:‘到底为什么不能下来?’ 三郎的回答只有一个字:‘脏?’ ‘……’ 谢怜万万没有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的理由,偏生还说得这样认真,有点好笑,又有点奇异之感,难以形容,只是胸口微微发热,道:‘你总不能一直这样抱着我吧?!? 三郎道:‘未尝不可?!?/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亲眼看着所爱之人被践踏凌辱,自己却无能为力,你明白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这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怕什么。敢言苍生,不管是要拯救苍生,还是要屠尽苍生,我都由衷佩服。前者比后者困难多了,我当然更加佩服?!? “敢言也要敢做,还要能做到才行啊?!?/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人飞升而成神,神明之于人,是先辈,是导师,是明灯,但不是主人。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十指紧扣,红线交缠。谢怜眼前,忽然浮现了一年前,花城在铜炉山化蝶散去的那一幕。 那最后一刻,花城说了一句话。 虽然是无声的,谢怜却很清楚他说了什么。 那是花城从一个孩子时就开始、至死不渝都在贯彻的一句。 “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中秋放长明灯,每个神官最大的宫观里都有几百盏灯升上来。有人求煤运,有人求财运,有人求官运,有人求子嗣。独独谢怜这里有足足三千长明灯升上来。每一盏,求的都是他。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国师道:“人往上走,成神;人往下走,成鬼?!?谢怜想了想,道:“这句话有哪里不对吗?” 国师道:“当然不对。你记?。喝送献?,还是人;往下走,依旧是人?!?/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自己受够了的,就不想别人也再受一次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如果我不掌控这种地方,还是会有另一个人来掌控。与其掌控在别人手里,不如掌控在我的手里。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认识你之后我才重新发现,原来开心是这么简单的事。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他从没有遇到他做不到的事,也从未遇到过不爱他的人。他是人间正道,他是世界中心。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狗花城!狗日的谢怜!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我想?;に??!?/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来不及再闪避了,谢怜举了袖子,正准备能挡多少是多少。然而,黑暗之后,他听到了一声低低的轻笑。 空气之中,忽然溢满了诡秘惑人的花香。 谢怜微微扬起脸,他没感觉到雨打人面,反而感觉到什么轻柔至极的东西拂面而过。 一伸手,接住,低头看看,那静静飘落手心的,竟然是一片小小的殷红花瓣。 他再一扬首,屏住了呼吸,只觉难以置信。 漫天血雨,竟是化为了满天纷纷扬扬的花雨! 根本不需要猜来人是谁了。谢怜收拢五指,握住那片花瓣,脱口道:“三郎!”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天赋以外,没有什么东西天生就是该属于谁的。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你不知道吗?世上有些东西是阻止不了的。比如,太阳落下在西,比如,大象踩死蚂蚁,比如——我要你的狗命!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人在这世上,不要对任何人太抱希望。不要把其他人想象得太过美好。若是一辈子不相交,远远望着,倒也罢了,但若是相识相知,到某一天,终归会发现这个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到那时候,会很失望的。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从上花轿开始起,我就在笑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出现意外,无可奈何。我愿供灯千盏,照彻长夜,即便飞蛾扑火,也无所畏惧。但我不愿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低头。面壁思过?我有何过?旁人又有何过?这就像戚容为恶,惩治为恶者的风信却要受惩罚,这是什么道理?上苍若是有眼,就一定不会为此降罪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生前如何,生前偿还。然而,死后若是作乱,那又另当别论。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若是喜欢什么,肯定容不下别的,永远都会记着,一千遍,一万遍,多少年都不会变。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遇怜就怂花三怂

《天官赐?!?/h3>


“我,不拜神?!?“我,就是神!”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不相信,善意会换来不好的结果。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谢怜小声道:“好冷?!?他说的很小声,怕被人听到。那鬼火却听到了,飞过来贴着他的身体,火焰突然亮了许多,似乎在用力燃烧自己。 然而,鬼火是冷的。 就算他靠的再近,燃烧殆尽,也不会给活人带来一丝温暖。 恍惚中,谢怜似乎听到了一个微小的声音。 那个声音似近似远,亦梦亦真,绝望的道:“神??!请你等等我,等等我吧...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让我...”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总是习惯委屈自己成全他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要知道,没有人会感谢你。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谢怜道:“不为何。你随便说说,我也随便想想。万事随便罢了?!?/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个人的痛苦,对另一人来说,大概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烦恼罢了。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谢怜笑了笑,道:“三郎,话不能说这么绝对。有时候,路好不好走,不是你能决定的?!?花城淡声道:“路好不好走,也许我不能决定,但走不走,却只有我能决定?!?/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你的对不起,算什么东西。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师青玄道:“我不是说他厉害,是说你厉害。太子殿下,你看看,东南武神西南武神是你旧识,东方武神是你徒弟,青灯夜游是你表弟,血雨探花是你拜把子的兄弟,本风师是你的朋友。这还不厉害吗?”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谢怜这个人,什么都可以,就是死不可以;什么都不多,脸一定丢得多。比这尴尬多少倍的事他都干过,心里当真觉得还好。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扶摇皮笑肉不笑道:“这位公子,你知道的可真多?!? 三郎笑道:“哪里哪里。你们知道的比较少罢了?!?/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谢怜缓缓地道:“我是什么身份,我比旁人都要清楚?!? 扶摇道:“那你怎么到现在还敢站在他旁边?!” 谢怜道:“因为…站在他旁边就没有蛇会来咬?!?/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在我看来,重点只有‘离开’,不在‘一个时辰’。便是一瞬,也是离开。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金枝玉叶的贵人’究竟是谁?” “既已得知,又何必再问?!?/p>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如果不能救苍生,那就灭苍生。把苍生踩在脚下,他们才会对你拜服!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殿下,我了解你的全部。 你的勇敢,你的绝望;你的善良,你的痛苦;你的怨恨,你的憎恶;你的聪明,你的愚蠢。 如果可以,我愿意你把我当做垫脚石,过河拆的桥,向上爬要踩碎的尸骨,活该千刀万剐的罪人。但我知道你不会。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我想?;に??!?“我愿永不安息?!?“那我不让他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就好了?!?“那我不让他知道我在?;に秃昧??!?“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我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信徒?!?“我不会忘的?!?“我不会的?!?“信我,殿下?!?你说红这个名字好,我便是一身红 你说我应更擅使刀,我的武器便是刀 你曾替我撑一把红伞,我便携一红伞 你为花冠武神,我便姓花 你说你是我活着的意义,我便留恋于世 你永远是我的太子殿下,我的神,我的哥哥。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


花似血落,血如花飞,那张脸一如初见的俊美灵动,双眸熠熠生辉。

——墨香铜臭

《天官赐?!?/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