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斯vs掘金 www.sumevo.net 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春逝》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with tears,with silence.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春逝》


假使我又遇见了你 隔着悠长的岁月 我如何致意 以沉默 以眼泪

《春逝》


If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 and tears. 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 我如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春逝》


生如白驹过隙, 此身乃是草芥, 任死神随意收割

《唐璜》

(全文)


爱我的,我报以叹息。恨我的,我付之一笑。任上天降下什么运气,这颗心全已准备好。


我对你的爱就是对人类的恨,因为爱上了人类便不能专心爱你。

《唐璜》


所有的悲剧以死亡结束,所有的喜剧以结婚告终。

《拜伦诗集》


我见过你哭 晶莹的的泪珠 从蓝眼睛滑落 像一朵梦中出现的紫罗兰 滴下清透的露珠 我见过你笑 连蓝宝石的光芒 也因你而失色 它怎能比的上在你凝视的眼中 闪现的灵活光彩 就如同夕阳为远方的云朵 染上绚烂的色彩 缓缓而来的暮色也不能 将霞光逐出天外 你的笑容让沉闷的心灵 分享纯真的欢乐 这阳光留下的一道光芒 照亮了心灵上空

《I saw thee weep》


为爱而爱,是神;为被爱而爱,是人。


She walks in Beauty,like the night 她以绝美之姿行来,犹如夜晚

《美之诗》

(全文)


我如今随遇而安,善于混日子。尽管这种种从未使我喜欢,纵然世上的乐趣都已飞逝,有什么悲哀能再使我心酸。给我拿酒来吧,给我摆上筵席,人本来不适于孤独的生存。我将做一个无心的浪荡子弟,随大家欢笑,不要和人共悲恸。

《只要再克制一下》


如果我又遇见你,隔着岁月悠长,我将如何向你致意?以眼泪,以沉默


And thou wert lovely to the last; 你逝去时依然那么美, Extinguished,not decayed; 即便消逝却从不枯萎, As stars that shoot along the sky 如那划过长空的流星, Shine brightest as they fall from high. 坠落之际却最为光明。

《And thou art dead, as young and fair》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如果我们再相见,事隔经年。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 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春逝》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呼吸,也不曾忍从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种偶像;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更没有高声叫嚷着,崇拜一种回音;纷纭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我站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也没有把头脑放进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一齐列队行进,因此才被压抑而致温顺。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但是,尽管彼此敌视,让我们方方便便分手吧;虽然我自己不曾看到,在这世上我相信或许有不骗人的希望,真实的语言,也许还有些美德,它们的确怀有仁心,并不给失败的人安排陷阱;我还这样想:当人们伤心的时候,有些人真的在伤心,有那么一两个,几乎就是所表现的那样——我还认为:善不只是说话,幸福并不只是梦想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她以绝美之姿行来,犹如夜晚, 晴空无云,繁星灿烂; 那最绝妙的光明与黑暗, 均汇聚于她的丰姿与眼底, 交织成如许温柔光辉, 是浓艳的白昼所无缘看见。

《美之诗》

(全文)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它对我也一样; 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气息, 也不曾忍从地屈膝, 膜拜它的各种偶像; 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 更没有高声叫嚷着, 崇拜一种回音; 纷纭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 我站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 也没有把头脑放进 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 一齐列队行进, 因此才被压抑而至温顺。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若我再见到你,事隔经年,我该如何问候,以眼泪,以沉默?!?/p>

《春逝》


If I should meet thee,After long years,How shou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如果我们相逢 在多年之后的 我将如何想你致意? 以沉默,以眼泪。

《When We Two Parted》


当四周逐渐阴沉暗淡, 理性悄然隐没了光线, 希望的火烛摇曳欲熄, 我在孤独中徘徊茫然。

《给奥古丝塔的诗章》

(全文)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如果我们再相见,事隔经年。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以前的恋人,因为世事种种,最终分离,我的情还在原地,生活却推着我们不断向前,朝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多年以后,如果我们再次相逢,却已经有了各自的生活,也许儿女成群,儿孙绕膝,身旁的良人温柔相伴,但是那个人却不是你。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是满含热泪的对你祝福,还是默然低首,擦肩而过?无论是哪一种,都说明,我的爱情还盘踞在我的心底,从未离去。

《春逝》


我曾有个似梦非梦的梦境 明亮的太阳熄灭,而星星 在黯淡的永恒虚空中失所流离 无光,无路,那冰封的地球球体 盲目转动,在无月的天空下笼罩幽冥 早晨来而复去——白昼却不曾降临 人们在孤独的恐惧里将热情忘记 那一颗颗寒冷霜冻的心 都自私地祈求黎明。

《黑暗》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春逝》


我从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拜伦诗选》


他们不知我知你 谁又知我如此熟悉你 我对你此恨绵绵 深至不言


你已葬的爱情胜过一切—— 只除了爱情活着的岁月。

《你已经长逝》

(全文)


I hear thy name spoken,听别人提起你的名字, And share in its shame 我暗中分担你的耻辱

《When We Two Parted》


逆境是到达真理的一条道路。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无人之岸,几多惊喜;岸畔崖间,鼓涛为乐;无人踏足,是为桃源;吾爱世人,更爱自然。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无人之岸,几多惊喜;岸畔崖间,鼓涛为乐;无人踏足,是为桃源;吾爱世人,更爱自然。


无论头上是怎样的天空,我将承受任何风暴。


And glory like the phoenix midst her fires,Exhales her odours,blazes,and expires. 荣耀之光如凤凰浴火重生, 呼吸,绽放光芒,渐渐逝去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Who knew thee too well: Long,long shall I rue thee,Too deeply to tell. 谁知旧日情, 斯人知太深。 绵绵长怀恨, 尽在不言中。

《When We Two Parted》


这是所有故事中最悲惨的—— 比悲惨还要伤情, 因为它竟让我们微笑。 Of all taie'tis the saddest —— and more sad,Because it makes us smile

《唐璜》


当一个人了解别人的痛苦时,他必也是饱经痛苦的人。


对这世界我并不鄙薄, 也不在意世人对我的谴责

《给奥古丝塔的诗章》


千万颗活跃的爱心又怎能 及得上这对于逝者的钟情?

《只要再克制一下》


人生徘徊于两个世界中,犹如昼夜交替时星辰挂在天空。现在是什么,我们知道得很少;将来会怎样,我们知道得更少;日夜不息,时间的流水滚滚而去,把我们宛如泡沫的生命带到远方;新的诞生,旧的破灭,浮现于岁月浪花中;强国青冢,沧海桑田,恰似那逝去的波涛。

《唐璜》


你的美,遗世而独立, 你的声音,似流水之韵; 我不语,不寻,亦不吐露你的芳名。

《乐章》


爱情对于男人不过是身外之物,对于女人却是整个生命


让退色的爱情断绝吧, 只有你的情谊永世难诀; 你心虽善感,却从不改变, 你灵魂柔顺,却永不妥协。

《给奥古丝塔的诗章》


没有方法能使时钟为我敲已过去了的钟点。


没有青春的爱情有何滋味?没有爱情的青春有何意义?


树倒之前必先枯。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When We Two Parted》


趋炎附势的人,不可与其共患难。


从未梦想到中途变心 所以不必提忠贞二字

《唐璜》


友谊是没有羽翼的爱。


一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象夜晚 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漫天; 明与暗的最美妙的色泽 在她的仪容和秋波里呈现: 耀目的白天只嫌光太强, 它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二 增加或减少一份明与暗 就会损害这难言的美。 美波动在她乌黑的发上, 或者散布淡淡的光辉 在那脸庞恬静的思绪 指明它的来处纯洁而珍贵。 三 呵,那额际,那鲜艳的面颊, 如此温和,平静,而又脉脉含情, 那迷人的微笑,那容颜的光彩, 都在说明一个善良的生命: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爱着, 尽管月光还那么灿烂。 因为利剑能够磨破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磨得难以承受, 这颗心啊,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这夜晚正好倾述衷肠, 很快的,很快就要天亮, 但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踏着这灿烂的月光。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古语有云:“上帝爱的人死的早?!? 这一死倒把许多起死亡躲掉: 例如友朋的死;但更凶的还有 友谊、爱情和青春的死,以及除了 呼吸以外一切的消失;既然虚无 在等待一切人,无论人多么巧, 多次躲开死神的箭:那么,也许 你所哀的夭折倒是老天的善意。

《唐璜》


谁要是凭着经历而不是靠年岁, 熟知这悲惨世界,看透了人生, 那么他就会把一切看得无所谓; 尘世上的荣誉、野心、悲哀、斗争、爱情, 都再也不能用那尖刀刺痛他的心, 留下无声而剧烈的痛苦,在他心坎上; 他知道何以思想要到寂寞的洞穴里退隐, 而那洞穴里,却充满着活泼的幻想, 在拥挤的脑海里还留着陈旧而完好的形象。

《拜伦诗选》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就像他对我那样 我甚至不想呼吸 更不想屈膝 不想堆着笑 不想高声叫 每一个别人都是另一个自己 但每一个别人也都是不同的自己 我感到压抑 我感到窒息 即便这样 也不代表我温顺如绵羊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就像他也对我那样 至于我的生命 我告诉你 我只是路过 我不相信眼睛 也不相信还有希望 不相信你说的 也不相信他说的 我不相信这所谓的美德 天地不仁 美与善只不过是表象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我的生命里还有两件憾恨事—— 或漂泊四方,或与你成家。


他同人们格格不入,志趣迥异; 岂肯随身附和

《拜伦诗选》


连祖国都不爱的人,是什么也不会爱的


倘若问我“活着,还是死去?” 我需首先弄清什么是生存。 我思考了许多,料事如神,必有高见; 于我,“生”抑或“死”都不能束缚我, 除非他俩无可争议: 因为 我觉得生死并没有界限, 活着并不只是吸口气那么简单。

《唐璜》


凡心灵自由的人都落落寡合 他们原不宜 在所谓“社会”这繁华的孤寂中, 和“憎恨”、“罪恶”、“忧患”呼吸在一起

《拜伦诗选》


一轮红日正没入蔚蓝的峰峦, 大自然鸦雀无声,幽暗而静止, 好像整个世界已融化在其间; 他们一边是平静而凉爽的海, 一边是有如新月弯弯的远山, 玫瑰色的天空中只有一颗星, 它闪烁着,很像是一只眼睛。

《唐璜》


假使我又见你,事隔经年,我应如何致意,以沉默?以眼泪?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i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拜伦诗集》


我不会为了你舍弃世界。但是,我也不会为了世界舍弃你。


例外恰恰证明了规章的合理性


死者一个个被时间吞没,坟墓一个个被融化得没了痕迹,整个世纪的记忆就这样消失了,被继承者的归宿取代。

《唐璜》


此后,他远走异域关山, 学会了如何忍受悲哭, 对往日良辰只付之一叹, 借纷繁景象把心事排除。

《答一位淑女》


曲线的优点就是,它比直线更有利于接触更多的机遇。


你宛若一场天国的绮梦,尘世的爱情不配去攀求。

《倘若偶尔在繁嚣的尘境》


伟大的名字不过是虚荣,荣誉也不过是虚荣的寄托。也许会有人想在埋葬着一切的罪恶中,找到自己的骨灰。

《唐璜》


如果我笑任何世间的事物 那是为了 我不至于哭泣


Time tempers love,but not removes,爱情也许会随时间而变,却仍永恒不朽 More hallowed when its hope is fled 并因绝望而愈显神圣。

《ONE STRUGGLE MORE,AND I AM FRE》


爱情中的欢乐和痛苦是交替出现的


而我还是不得不流浪去他乡, 因为我象从岩石上掉下的一棵草, 将在海洋上漂泊,不管风暴多凶,浪头多么高。

《拜伦诗选》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And more thy buried love endears Than aught except its living years. 你已葬的爱情胜过一切 只除了爱情活着的年月

《你已经长逝》


热情伪装再好,欲盖反而弥彰; 恰似乌云愈浓,风暴来的欲烈。

《唐璜》


伟大的人物往往轻视巨大的酬报。

《唐璜》


天地和大气是这样舒适 海黛和唐璜没有想到死 不要抱怨时光 只怕时光流逝 他们是一对无可指责的情侣

《拜伦诗选》


但是,尽管彼此敌视, 让我们方方便便分手吧; 虽然我自己不曾看到, 在这世上我相信或许会有不骗人的希望, 真实的语言, 也许还有些美德, 它们的确怀有仁心, 并不给失败的人安排陷阱; 我还这样想: 当人们伤心的时候, 有些人真的在伤心, 有那么一两个, 几乎就是所表现的那样—— 我还认为: 善不只是空话,幸福并不只是梦想。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我看过你笑-蓝宝石的火焰 在你之前也不再发闪

《拜伦诗选》


正如一块冰冷的墓石 死者的名字使过客惊心, 当你翻到这一页,我名字 会吸引你那沉思的眼睛。 也许有一天,披览这名册, 你会把我的姓名默读, 请怀念我吧,像怀念死者, 相信我的心就葬在此处。


死亡如此嘲弄,嘲得可怖; 既然如此,那生命又何尝 不可以满足于它, 让一个微笑将一切都化为乌有? 万物本就是虚幻, 重复地涌现和泯灭在时间的急流之中, 虽不及万劫不复之流, 却能将时间、太阳和宇宙吞没。

《唐璜》


男人是奇怪的东西,而更奇怪的是女人?!? “What a strange thing is man! and what is stranger is woman!”


幸福的年代,谁会拒绝再体验一次童年生活。

《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 假如我能遇见你,经年之后,我将如何与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春逝》


吉祥的光阴一去不还, 命运之星悄然陨落, 而你仁慈的心却不愿发现, 众人对我那些过错的指责。 你深深体察我悲痛的情怀, 毫不畏避地与我分尝, 我所能想象出的挚爱, 寻无觅处,除了你心上。

《给奥古丝塔的诗章》


她优美的走着,就像夜色一样

《美之诗》


I deny nothing,but doubt everything. 我什么也不否认,但我怀疑一切。


他们并肩歇下来,以一臂相偎

《唐璜》


男人的爱情只是男人一生当中的一部分,但是爱情却是女人一生中的全部。


你幸福就好, 但愿我也能如此幸福; 我心如往昔, 我为你祝福。


若再见你,事隔经年,我将如何致意?以沉默,以眼泪…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仍然居住在高原的洞穴,或是在微曛的旷野里徘徊,或是在暗蓝的海波上腾跃,撒克逊浮华的繁文缛礼,不合我生来自由的意志,我眷念坡道崎岖的山地,我向往狂涛扑打的巨石。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不管赢得这世界不是失去它。反正它是个无聊的世界


爱我者,我致以叹息;恨我者,我报以微笑。无论头顶是怎样的天空,我愿意迎接更猛烈的风暴!


离别多年后,抑或再相逢。相逢何所语,泪流默无声。


恋爱是艰苦的,不能期待它象美梦一样出来。


战争实在没什么值得赞扬; 它枉掷了无数真金却只得到些许渣滓! 最后只不过是一些地域的重新划分。 事实上眼泪擦干, 要比四处血海汪洋更值得将其美名传颂。

《唐璜》


If i should meet thee 如果我们相逢 After long years 在多年之后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我将如何向你致意? with silence and tears. 以沉默,以眼泪。

《When We Two Parted》


我看过你哭—— 一滴明亮的泪 涌上了你蓝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 一朵紫罗兰上垂着露; 我看过你笑—— 蓝宝石的火焰 在你前面也不再发闪, 呵,宝石的闪烁怎能比得上 你那一瞥的灵活的光线。 仿佛是乌云从远方的太阳 得到浓厚而柔和的色彩, 就是冉冉的黄昏的暗影 也不能将它从天空逐开; 你那微笑给我阴沉的脑中 也灌注了纯洁的欢乐; 你的容光留下了光明一闪, 直似太阳在我心里放射。 (查良铮译)

《我看过你哭》


我看过你哭—— 一滴明亮的泪 涌上了你蓝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 一朵紫罗兰上垂着露; 我看过你笑—— 蓝宝石的火焰 在你前面也不再发闪, 呵,宝石的闪烁怎能比得上 你那一瞥的灵活的光线。 仿佛是乌云从远方的太阳 得到浓厚而柔和的色彩, 就是冉冉的黄昏的暗影 也不能将它从天空逐开; 你那微笑给我阴沉的脑中 也灌注了纯洁的欢乐; 你的容光留下了光明一闪, 直似太阳在我心里放射。 (查良铮译)

《我看过你哭》